“咣當……嗡嗡嗡……咣當”,這不是火車經過的聲音,而是王先生在家就能聽到的電梯運行聲。這樣的聲音已“伴隨”他近兩年了。一個月前,王先生即將中考的女兒不堪其擾,外出租房了。
   咣當一聲是電梯啟動了,嗡嗡聲就是正在上下
   “實在是受不了了,只要電梯一運行,我家隨時都能聽見‘嗡嗡’聲,快兩年了,受的這種折磨簡直沒法說。”家住雁塔西路陝西省人防小區3號樓一單元17層的王先生說,“這不,娃要中考不能受打擾,只能給她暫時在外租房子避避噪音。”
   16日上午,王先生將小區物業再次請到家中,商量如何解決因電梯運行產生的噪音。正說著,房內就傳來一陣陣“嗡嗡”聲。“你聽,‘咣當’這一聲是電梯啟動了,持續的‘嗡嗡’聲就是正在上下,再聽到‘咣當’一聲就說明到站了,一到晚上更明顯。”王先生苦笑著說,“這兩年來,我就像住在鐵道旁一樣。”
   是電梯質量問題還是房屋結構問題
   王先生所在樓層是該單元頂層,單元內一梯兩戶。受電梯運行產生的低頻噪音影響最大的就是王先生和對門的李先生家。據小區管理中心孫主任說,小區6棟樓的頂層住戶,只有王先生和對門兩家存在此類問題。
   王先生家所在單元樓的電梯機房設置在他家樓頂,與電梯井一牆之隔,而電梯井的另一面則緊挨著王先生家。機房外沒有平臺,機房牆壁上也未設置窗戶,機房內的房梁與橫柱上貼著隔音板。
   在王先生家和機房中間,有兩層樓高度的電梯井內沒有隔擋。而其他單元的機房外都有平臺和窗戶,電梯井內也有水泥板隔開。
   “2012年底,單位花了10萬元整修了小區內所有電梯,我們也多次跟電梯公司溝通,降低了運行速度、安裝了隔音板。”孫主任說,“不過,王先生所在這棟樓的結構,與小區其他樓層結構確實不一樣,電梯運行中產生的低頻噪音在他們兩家確實能聽到”。“目前電梯運行及機房等產生的噪音都在標準值內,我推測會不會是電梯井接收到來自機房的噪音後,又相當於一個喇叭,把噪音加大後傳到了居民家中。”該小區所用的富士達電梯供應商華成樓宇設備有限公司的孫姓負責人說。
   “入住初期電梯公司來維修了,家裡的噪音值從之前的70多分貝降到了40分貝左右,但還是能聽到。我也不清楚是電梯質量問題還是房屋結構問題。”王先生很疑惑。
   低頻噪音投訴年年增,法律監管有“盲區”
  王先生遇到的問題並非個例。西安市環保局雁塔分局環境監察大隊董副隊長說,近兩三年來,有關居民樓里電梯運行、水泵工作等產生的低頻噪音投訴,雖然量不大,但呈逐年上升的趨勢。
   但像這類為本樓居民日常生活提供服務而設置的設備,所產生的低頻噪音不在《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的約束範圍內,法律監管上存在盲區。
   “我們也去王先生家裡實地檢測過,分貝值在32到38之間。但這個值沒有意義,電梯公司所說的標準值在範圍內也是站不住腳的。因為用測量環境噪音的聲級計測出的分貝數,往往符合現行的有關噪聲標準,沒有超標。但低頻噪音不同於環境噪音,屬於結構傳聲,波長也更長。”
   低頻噪音是固體傳聲,降噪需要減震隔聲
   長安大學建築聲光研究所所長李國華教授說,傳播過程中有結構傳聲和空氣傳聲,電梯運行所產生的低頻噪音,是固體傳聲。
   電梯只要工作就會產生噪音,機房、電動機等與居住大樓的基礎結構大梁、承重梁,“硬碰硬”地接觸後,將低頻振動的聲波傳出去,如果沒有緩衝,低頻噪音很容易穿透牆壁傳到各家各戶。要降低此類噪音,需要在固體傳播途徑中,根據噪音頻率在聲源處安裝相應的減震器,切斷傳播途徑。李國華說,電梯運行時廂體上下產生的低頻噪音通過空氣傳播,降噪需要隔聲。比如,在電梯井的牆壁上或居民家裡,安裝隔音板。但這都需要專業人員進行實地檢測,對安裝的隔音材料也有嚴格要求。
   社區記者 李元元  (原標題:電梯嗡嗡咣當響我家就像住在鐵道旁)
創作者介紹

183 club

ha20hazz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